第六百六十三章 授业因果 一

抽烟喝酒吃肉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深夜,如水;落雪,不停;汴京,安宁。

    不像春暖花开之时的不夜城,此刻的京都正在甜甜的酣睡。

    长街之上本空无一人,却不多时,一个道人与一个汉子迻迤逦逦的从牌坊下走入了长街之中,身后雪地留下了两行脚印。

    道人持木杖,面色如常,嘴角微微上翘,最是一副淡然微笑的模样,一袭黑白交替的阴阳道袍合身,足下六耳麻鞋跟脚,端的仙风道骨。

    身边的汉子人高马大,有点市井痞气,但目光坚毅,周身散发着一股威严霸气,令人心生畏惧。

    走了片刻,道人停在了长街一处店铺前,那是个门洞不大的院落,如果是在白天的喧闹之中,你绝不会留意这处所在。

    “王释,去敲门。”道人淡淡的道,仿佛这世间的事对他而言,不过都是些过眼云烟一般,提不起什么兴趣。

    大汉恭敬的点头,走到门前提起了拳头,毫不客气的砰砰砰敲了三下。

    寂静的夜,声音似乎被放大了好几倍。

    “敲什么敲,这都几更天了!有事明天来!”门洞后,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骂骂咧咧的传了出来。

    大喊眼珠子一瞪,又是一拳打了上去,门边的合页险些断裂。

    “哪来的腌臜鸟人!”门后又是一声骂,紧接着门开了,一个披着皮袄的老头儿气冲冲的走了出来。

    “老九,别来无恙啊?”道人此刻上前两步站在台阶下,依旧淡漠的笑道。

    老头儿瞬间眼睛变得犀利,雪地上,道人的模样被反射的光线照的清晰,那正是赵玄心。

    “你。。。是。。。赵。。。”老头并不是惊奇,而是一种很怪异的语气。

    “是我,赵玄心。不知道你们这些老东西这些年过得还好?”赵玄心半开玩笑的打了个稽首道。

    老九儿忽然叹了口气,白色的哈气在雪夜的空气中别样的明显。

    “哎。。。你还是来了,还是来了,你不该来的。”

    赵玄心抬步就往里走,老九儿伸手想要阻拦,却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推到了一边。老九儿神情复杂的看着赵玄心进去的背影,最后又是一声长叹,关上了门。

    嗖!一枚雪亮的飞刀迎面而来,却在赵玄心体外三尺处掉落,无形的力量包裹着赵玄心,令他可以抵御一切外法。

    “鬼老,你的暗器还是老样子,不如你们一起现身吧,想必赵二那厮对我已经下了必杀的命令,你们几个老家伙也收到了吧。”赵玄心手持木杖,笑道。

    本来空旷的院落内,陡然出现了四个老头儿,而老九儿则站在了门口处封住了赵玄心的后路,五个人对赵玄心形成了合围。

    赵玄心哈哈一笑,道:“十载飘然而过,没想到你们五个老不死的还真是老不死,老怪,你今年想必得百岁了吧。”

    老怪就是这玄字门中年岁最大的人,当年是威震河朔的一等一高手,也是当年华山派掌门的有力竞争者,一身混元功登峰造极,也是他将这功夫传给赵玄心的。

    老怪嘿嘿一笑,道:“赵小子,没想到短短十年,你的功夫已经到了这等地步,这三尺气墙可是少林达摩祖师当年的成名绝学之一,想来你的少林功夫已入臻镜了。”

    赵玄心环视几人,不慌不忙的道:“少林的功夫?贫道这一身的武学乃是道家法门,你们几个老东西没长眼睛吗?”

    老鬼王脾气最是暴躁,当下喝道:“赵小子,当年你不过一个六扇门的密探,要不是我们老哥几个传你本事,你能有今天的成就?”

    圣手老医也道:“赵小子,你的黄帝内经,玄阳指也是老夫传你的,今日你来此难道要恩将仇报?”

    只有花蝴蝶没说什么,却慢慢的从背后抽出了他纵横江湖数十载所用的一口薄如蝉翼的短刀,刀锋泛着淡淡的紫色,刀柄与刀身长短相等,样式古怪。

    老九儿也已经提了一根顶门用的粗大木棍,双手一震,那木棍竟然爆裂开来,里面赫然是一条婴孩手臂粗细的镔铁长棍!

    王释此刻扭动了几下膀子,结实的有些爆炸感的肌肉发出了恐怖的声音,那是由内而外练出来的,虽然还达不到五脏六腑发出虎豹雷音,但血、骨、肉之间的力量联系已经超过了凡人!

    赵玄心却摆手道:“王释,你且站在一旁,待为师了结了这番因果,我便带你去见你的两位师兄。”

    老怪厉声道:“赵玄心!我们这些人都已经时日无多,即便二官家已经下了让我们取你性命的命令,可我们也只想息事宁人,安度晚年。你这又何必苦苦相逼?”

    赵玄心仰面大笑:“哈哈哈,老怪,我又没说取你们的老命,你何必担忧?你们五人乃六扇门玄字门的门人,当年我也不过是按照赵二的命令来此,只是你们对我确有授业之恩。也好,今日咱们约定,今后咱们各安天命,你们不找我的晦气,我也不为难你们,咱们的因果就此了结。”

    老鬼王听了大骂道:“好你个赵小子,如此狂妄,别人怕你,我却不怕!”说罢,这老鬼探身而出,先是十三吧飞刀开道,身形随飞刀扑向赵玄心。

    “哼!”赵玄心冷笑一声,左手成爪只是随意一抓,那十三吧飞刀被他吸在手中化作了齑粉,右手成拳打出,顿时空中暴起无数拳影将老鬼王罩在其中!

    这些个老家伙都是第四境以上的超级高手,江湖阅历丰富至极,一看就知道赵玄心的功夫早已登峰造极,明白老鬼王凶多吉少!

    花蝴蝶脸色阴沉,猛地出刀,自身侧袭击赵玄心的腰部!这一招快如闪电,配合自己的诡异身法,当真神鬼莫测!

    老怪见状,暴喝一声,混元功十成爆发,右臂轮了起来,大开大合打出了混元掌的一式开天辟地!

    老九儿、圣手老医也从旁策应!

    赵玄心狂笑一声,周身一震,黑白两道真炁化作一副立体的太极图,如天地之初的鸡子包裹了自己,任你万般千般的攻势如何厉害,也伤不得赵玄心分毫。

    “先天真炁生生不息,我自入道,便感悟天地,你们空活了百岁,却不及我一朝之悟!可叹,可怜!”赵玄心的声音甚是沧桑古拙,仿佛看破了这天,看透了这地,看穿了这人世间的恩怨情仇,酸甜苦辣!

    “开天辟地?哈哈哈,那你破不破得开我这混沌鸡子!”赵玄心猛地一喝,身体周围的太极阴阳化作了无数玄妙的道法轨迹,一股恐怖的气息将五人吸了进来!同时,一道混沌莫名的细线自赵玄心眉心处射出,一分为五进入了五人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