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集市

落雨秋寒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牛车上除了二郎两口子,还有同村的三个妇女,都是村里的熟面也,见惯了的。八戒中文网.她们见了二郎两口子都笑着打招呼。罗云初在二郎简短的介绍下,认识了几个大姐大娘,得知她们其中两个是到镇上卖点儿土产补贴家用,另外一个是去镇上买点东西。

    打了招呼,宋二郎不自在地往赶牛车的陈大爷那头缩去,通常他去镇上都是走去的,他脚程快,比这慢悠悠的破牛车不知快多少!不过今天带着媳妇去镇上,还有两小半桶的吃食。那些东西他是可以挑在肩上,但他舍不得媳妇受累。其实他早一点到镇上,找到活儿干的可能性更大。但今天,如果晚了找不到活干的话就权当陪陪媳妇儿了。

    “宋二嫂子,你们这是去镇上?”杨大娘一脸好奇。

    “呵呵,没什么,就去镇上卖点自家做的吃食。”罗云初略显羞涩地说道。

    “哦。”虽然三个大姐大妈满眼的好奇,但见罗云初明显没有多说的意思,便歇了心思。

    罗云初见她们不再追问,心里松了口气,不是她小气不肯分点儿吃食给同村的。而是他俩今天忙和了一个多时辰,才整了这么点儿香芋绿豆出来,她打算全都拿去买的,就是饭团她也才舍得拿一碗来哄他。

    到了镇上,和陈大爷约好了回去的时辰的地点,宋二郎一手一个桶提了起来,轻松地领着罗云初她们往前走。罗云初穿过来那么久,还是第一次上街呢,眼睛不住地四处打量,好奇地看看这望望那的。

    这古龙镇的街道不算宽敞,大概也就两三丈的长度。街道的两旁都是房子,木屋或青砖房,大多以一层为主,也有双层的。街上的人来来往往,步履匆忙的样子。

    七拐八弯的,二郎领着她们来到了一处不显眼的店前,“常叔,我们来了。”

    常大胜是从古沙村出来的,在古龙镇南街比较靠前的位置买了一座房子,前面用来充作门面,做起布匹的生意,后院住人。他这人比较念旧,对同村的人还是挺照顾的。

    一位留着八字胡的中年人走了出来,看见二郎和身后几个妇女,笑了,“二郎,今天你来得比往日迟了啊。手脚得放快点,一会林家的货就要到了。”然后他转过头,和她们打了几个招呼。杨大娘几个明显有点拘紧,打了招呼后并不多话。

    常大胜是从古沙村出来的,在古龙镇南街比较靠前的位置买了一座房子,前面用来充作门面,做起布匹的生意,后院住人。他这人比较念旧,对同村的人还是挺照顾的。

    常大胜点了点头,对杨大娘她们几个说:“杨大嫂,你们要卖这土产,得到西街那头才好卖,一会让二郎领你们过去吧。”

    “常叔,我媳妇卖的是糖水,去西街那边可能不大合适,而且需要用到桌椅,您看看,是不是?”

    “哦?”常大胜看了罗云初一眼,然后笑道:“行,二郎媳妇就在我这店前卖吧,一会我到后院搬张桌子和三四张椅子出来。”对于二郎,常大胜还是欣赏的,他媳妇自然也是要帮的。

    杨大娘几个一直好奇罗云初他们带来的两个桶里装的是啥,如今一听是糖水,便失了兴趣。

    宋二郎将杨大娘她们几个带到西街,又回来帮罗云初搬了桌椅,便被罗云初劝着去干活了。

    此时也将近巳时,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卖冰糖葫芦的声音或炸丸子炸米糕的摊主扯开嗓门叫卖,罗云初脸皮薄,觉得难以启齿。

    此时常大婶从后院走了出来,见罗云初焦急又窘迫地看着路上的行人,扑噗一声笑了出来,“二郎家的,你这样是不行的,做买卖的,脸皮哪能这般薄呀。瞧瞧,你家的这东西叫啥来着。”

    “香芋绿豆冰。”罗云初补充。

    “对对,就是这个香芋绿豆冰,挺好吃的嘛,我家大孙子就吃得很欢实,你不叫卖,别人不知道你有这个东西呀。”

    “呵呵,哪里哪里。”罗云初谦虚道。他们如今毕竟站在人家的地盘,又用人家的桌椅,罗云初不是那种吝啬小气之人,见了常叔的孙子,当场就给他盛了一碗香芋绿豆,羊奶也是给得足足的。

    这不,常叔常婶原本对她的印象就不错,这下更是亲近了几分。

    “来,看你常婶的。”常婶说着往门外一站,扯开嗓门就叫了起来,“香芋绿豆冰咯,有香芋绿豆冰卖咧,又香又甜的香芋绿豆冰哎。”这些话吼起来中气十足,又顺又溜,听得罗云初佩服不已。

    中国人素来喜欢热闹,古而有之,这话的确不假。这不,本来罗云初这边无人问津的摊子在常婶吆喝了两嗓子之后,立即围了一些人上来询问。

    “大姐,这香芋和绿豆,咱看得明白,这小半桶白白的,是啥呀?”

    “大婶,这香芋绿豆冰咋卖?”

    “这叫香芋绿豆冰的,我咋没见着冰呢?”

    常婶笑笑,朝罗云初示意,让她接手招呼。罗云初感激地笑笑,“这位大哥,这小半桶白白的是羊奶。小哥儿,这香芋绿豆冰是名字,小妇人家里也没有冰,不过如果加了冰,口感会更好点儿的。呵呵,大姐,这香芋绿豆冰不贵,八文钱一碗。”早在昨晚,她就想好价钱了。

    “八文?!人家卖一串糖葫芦才两文钱,你这也太贵了吧,都顶得上半斤猪肉了!”

    “就是就是,不就是些破芋头和绿豆嘛,一文钱都能买上半斤了吧?”

    “哎,要是能便宜点我就买给孩子尝尝了。家里的香芋早被婆娘煮光了,地里的又还没成熟!”语气中不无遗憾。

    ......

    就是常婶,也被她报出的价格吓了一跳,这,这一小碗的,咋那么贵?她焦急地看向罗云初,想劝她把价钱弄低一点儿。却见她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遂决定看看再说。

    罗云初见他们激动,也不恼,依旧笑眯眯的。

    “大叔大姐,这香芋绿豆冰是照着我家的家传秘方做的,做起来很复杂,工序繁多。我和外子从寅时就起来做了,足足做了两个多时辰才做好的呢。而且这羊是我们用独门秘方养的,产出来的奶一点也不腥膻,故而这香芋绿豆冰卖得比较贵一点。”罗云初这话亦真亦假,表情却无比的真诚。

    “这位哥儿,来,尝尝。”罗云初决定用事实说话,只见她手脚麻利地兑好了小半碗的香芋绿豆冰,递给一个穿着尚可的哥儿。

    那位哥儿仰头看了看他娘,见其点头,这才欢喜地捧着碗儿吃了起来,刚入口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接着便越吃越快,旁边有几个小男孩和小女孩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连看连吞口水。

    好容易,那哥儿吃完了,抬起头,一脸满足地道:“好吃!”说完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四周的唇。

    罗云初忍住笑,觉得这男孩真有拍广告的天分,她这碗香芋绿豆算是值了。

    “娘,我要!”

    “爹,我要吃,给我买吧买吧?”

    。。。。。。

    各式各样的央求声此伏彼起,没有不疼孩子的父母,能掏得出这个钱的都咬了咬牙,给孩子买了一碗。

    觉得贵了的,就把哭闹的儿女拖走,“吃,就知道吃,打死你个吃货!”一边退出人群一边骂骂咧咧。

    罗云初忙和着,即使听到了也无法理会,她不是圣母,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常婶见她忙不过来时,就帮她打打下手什么的,罗云初感激地朝她笑笑,这下她能腾出更多的空档来收钱了。

    此时,离罗云初不远处,一辆不显眼的马车停在不远处,里面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前面怎么了?”

    “爷,我去看看。”机灵的小斯马上上前,没多久便回来报,“爷,是一妇人在卖一种叫香芋绿豆冰的吃食。”

    “哦?”这东西一听就让人感觉到一阵凉爽之意,能吸引这么多人的吃食应该不差,想到庄子里已经几天吃不下东西的妹妹,于是他吩咐小斯去买一份。

    “得令。”那小斯麻利地退了下去。

    穿越之农妇难为27_穿越之农妇难为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